【汗青星空】晋阳绝唱|东魏|宇文

 

晋 阳 绝 唱文/邓文华

公元546年,东魏武定四年九月。稷山脚下,汾水之畔,东魏玉壁大营。大丞相高欢病情日甚一日。玉壁之战,是高欢精心经营的战略决斗。东魏永熙三年,也就是公元534年,由于北魏孝武帝西投宇文泰,高欢立11岁的元善见为帝,史称孝静帝。从此,北魏一分为二,孝武帝在宇文泰支持下建都长安,史称西魏;高欢掌控下的元善见在邺城称帝,史称东魏。东魏成立后,与西魏持久坚持。两边多次作战,开始互有胜负,但厥后的频频战争,东魏败多胜少。高欢是个大志勃勃的统帅,他不甘愿宁可坐隅邺城,困于汾晋以东的狭小天地,他要击败宇文泰,饮马长安,囊括江淮,成立幅员越发广阔的政权。高欢是北方望族渤海高氏后裔,六世祖高隐是晋玄菟太守。任北魏侍御史的祖父高谧,因冒犯法纪贬往怀朔镇。怀朔镇位于今内蒙古固阳一带,以游猎放牧为主要出产糊口方式的鲜卑人就糊口在这里。高谧风度儒雅,见地高远,很快赢得了本地士民尊重,儿子高树(又名树生),性格豪迈豁达,不事家业,一贫如洗,死后留给儿子高欢的只有一个低得不能再低的“兵户”身份。兵户世代相袭,只有立下战功,当局赦免,才能改变身份,享有编户权力。高欢呱呱坠地,母亲阖然长逝。高欢寄养在姐姐家,在姐夫尉景庇护下长大成人。高欢天资聪敏,不单精通汉话,还能讲一口流利的鲜卑语。他为人豁略大度,仗义疏财,善于交友,周围堆积了一批任侠仗义的卓绝之士。青年高欢的名字,如黄钟大吕,远播代北。娄提是富甲代郡的平城望族,雄杰漂亮,远见高见,性好周济,士多归附,被北魏太武帝封为真定侯,子娄内干,更是以武力称雄于时。娄内干垂青高欢,认定未来必有大用。他把女儿嫁给高欢,送给高欢一匹上乘良马。高欢有了坐骑,很快提拔为镇中队主,不久又做了信使,成为一名下级军官。云中司马子如、秀容刘贵、中山贾显智、怀朔孙腾以及外兵史侯景等,都成为高欢的膀臂。北魏孝昌元年,高欢率领一班兄弟,先后投奔河北义军首领杜洛周、葛荣,最后归于权臣尔朱荣麾下,协助尔朱荣镇压了河北义军,官拜第三镇人酋长、晋州刺史。葛荣失败后,20万河北义军迁居并、肆二州,受到契胡人的欺凌和压榨,为求得保存,先后起事26次,成为尔朱氏的心腹之患,高欢献抚慰之计,取得20万降卒的管辖权。高欢以并、肆之地连年霜旱赴山东就食为名,自滏口东出太行,在族叔高乾和冀州刺史封隆之支持下,兵不韧血,占领冀州。北魏普泰元年(531年),节闵帝诏封高欢东道大行台、第一镇人酋长。当年六月,平定殷州,永熙元年(532年)拔邺城。不久,高欢进封大丞相、柱国上将军、太师,青州、汾州望风而降。三月,高欢以不足3万之众,与尔朱兆20万雄师在邺城四周的韩陵展开决斗。高欢以牲口塞道,隔离归路,上下同心,视死如归,横扫敌阵,尔朱氏溃不成军。一战定乾坤,韩陵之战也成为中国军事史上以少胜多的经典战例。尔朱集团顷刻崩溃,高欢兵进洛阳,废节闵帝及中兴主,立元脩为帝(孝武帝)。元脩即位,授高欢大丞相、天柱上将军、太师、世袭定州刺史,封15万户。高欢辞“天柱”封号,减封5万户。从孝昌元年(525年)算起,至武定四年(546年),已有21年。高欢一路走来,可以说坎坷与光辉相伴,辛酸与喜悦交糅。令他想不到的是,他拥立的新帝竟然成为本身的仇人。但孝武帝西去,时间不长与宇文泰产生抵牾,永熙三年(534年)被宇文泰毒死,元宝矩被推上帝位,宇文泰以丞相职务节制朝政。高欢不肯看着宇文泰在元宝矩的呵护下一每天作大,成为本身统一北方的障碍,东魏天平三年(536年)年底,高欢趁西魏大灾之机,向宇文泰发动大范围进攻。高欢部将自满轻敌,原来稳操胜券的战争半途而废,高欢不得不撤军东还。天平四年(537年)九月,高欢亲率雄师,自蒲津度过黄河,屯兵许原,筹办一举攻破长安。但雄师长驱西进,失去地利,加之将骄兵惰,军纪败坏,在渭曲沙苑中伏兵败,高欢20万雄师,被宇文泰不足1万之众打得丢盔卸甲,死伤8万余人,西魏乘胜占领了蒲坂和洛阳的金墉城。元象元年(538年)七月,东魏出兵进攻金墉城,宇文泰险些被俘,但救援雄师实时赶到,西魏反败为胜,东魏损失惨重。与此同时,北方的强敌蠕蠕汗国已强盛起来。武定四年,西魏与蠕蠕通好,合谋连军进攻东魏。高欢闻讯,当即下令增强北部边防,违心同意蠕蠕之约,与娄氏分家,娶蠕蠕公主为正室,调换北边安定,腾脱手来敷衍西魏。这时,高欢已过天命之年,时时感应力有未逮。天不假年,时不我待,高欢决定霸占玉壁,拔掉西进的钉子,然后直击长安,与宇文泰这只“黑獭”举行战略决斗。高欢西出晋州,将玉壁围了个水泄不通。玉壁守将韦孝宽,足智多谋,英勇善战,凭隘据险,拼死抵挡。高欢接纳起土山、用火攻、断水道、挖隧道等战术,苦战五十多天,死伤7万余人,城不能下。一天夜晚,流星坠入东魏大营,牲口嘶鸣,将士惊惧,军无战心,高欢愤恚抑郁成疾。为不变军心,高欢虽不再临战批示,仍委曲支撑,与幕僚将佐经营攻城方略。夜晚,两边将士的嘶杀声渐渐平息下来。高欢躺在中军大帐,久久不能入睡。工具分治以来,高欢并未将宇文泰放在眼里。东魏地广国富,人口愈两千万,可调动的部队有20万;而西魏幅员逼窄,人口不足千万,宇文泰直接把握的军力仅3万之众。无论是军事实力,还是后勤保障,宇文泰都不是敌手。为什么与宇文泰作战,一战不如一战,玉壁一矢之地,竟久攻不克,原因毕竟在那里?大行台郎中、镇南将军杜弼频频向他进谏,说“文武在位,罕有耿介”;“诸勋贵打劫万民者皆是”,“请先除内贼,却讨外寇”。在位的文臣武将,耿介的不多;勋戚显贵打劫黎民,随处可见。应先整饬朝纲,严明军纪,清除贪污糜烂的内贼,再伐罪宇文泰这样的外贼。高欢深知,杜弼的话不无原理。部将贪财好利,军纪松弛,由来已久,但恐“水清无鱼,至察无徒”,不敢下刻意整饬吏治。高欢无奈地摇摇头说,下属贪财糜烂,我何尝不知!作战的将领,有许多人家属还在关中,宇文泰千方百计诱招,不少人去留未定;江南的萧衍搞什么礼乐制度,对汉族士医生有很大吸引力。我强调法纪,无容人之量,他们就会离我而去,我还依靠什么立国?高欢想起了邙山之战。那是武定元年(543年)二月,北豫州刺史高慎在虎牢叛降西魏,宇文泰率军接应,兵进洛阳。高欢亦亲率雄师,抵达黄河北岸,击败宇文泰前锋,占据邙山。宇文泰战败被困,面对被俘危险。东魏上将彭乐黑暗吸收行贿,使宇文泰成丧家之犬。也是在这次大战中,有军士盗杀黎民牲畜,按律当斩,高欢觉得大战正酣,正是用人之际,容当后议。第二天,这些人临阵叛逃,泄露军情,至使高欢几乎被俘。邙山之战后,高欢意识到贪财糜烂害军亡国的危害。武定二年(544年)三月,录用宗子高澄为上将军领中书监,将机要权力由门下省划归中书省,减弱鲜卑权贵的权力,起用汉人执掌司法和谏讽弹劾之职,正法撤职了一大批贪赃枉法的权要。但吏治糜烂,病入膏肓,一时的权宜之举能有几多补益。再是汉人与鲜卑人形同水火,势不两立。东魏与北魏一样,是鲜卑政权。鲜卑人历来不把汉人放在眼里,骂汉人是狗,不值得恻隐和同情。高欢为结纳鲜卑人,讲鲜卑语,自称鲜卑人,并从鲜卑人之俗,取名贺六浑。为取得华夏士族支持,高欢教诲鲜卑人尊重汉人,尊重汉人的糊口习惯,只要有汉人在场,他就讲鲜卑、汉语两种语言,并严格军纪,行军宿住不得蹂躏汉人农田。奋发是高欢的族叔,伟壮豪迈,胆气过人,勇冠三军,立下赫赫军功。奋发痛恨鲜卑人飞扬跋扈贪财忘利视汉人如猪狗。一次,奋发同高欢的密友御史中尉鲜卑人刘贵产生忿争,回到大营余怒未息,伐鼓率部将刘贵困绕起来,经侯景解劝刚刚作罢。奋发进见高欢,被鲜卑守将拒之门外。奋发一箭将门将射死。元象元年(538年),奋发率军攻打金墉城,与西魏军战于邙阴,奋发失利,部众分离。奋发单骑东出,奔河梁南城,鲜卑守军见是奋发,当即封闭城门。西魏追兵大至,奋发众寡不敌被害,年仅48岁。想到这些,高欢痛心疾首,心憔身瘁,自语道,“外贼”易除,“内贼”难防;“人贼”可睹,“心贼”无形,长此以往,家国那堪!他感应,这就像扁鹊论医,病在肠胃,药剂可及,病在骨髓,听天由命。仕宦贪腐,骨肉相残,如今,他只能眼看着这两个毒瘤爆发溃烂,殃及全身……当高欢在玉壁大营抚心自问痛悔不已的时候,西魏宇文泰的革新正在有条不紊地向前推进。在宇文泰的主持下,西魏大统元年(535年)至大统七年(541年),先后颁布36条新制和“先治心,敦教养,尽地利,擢贤良,恤狱讼,均赋役”的六条诏书,用儒家道德规范和汉族政教制度对现行鲜卑制度举行改造,实行德治为主、辅以法治的治国方略,要求各级仕宦劝课农桑,减轻黎民承担;贯彻唯才是举的用人制度,不限门荫,为汉族士人及寒门后辈进入西魏政权铺平门路;宇文泰率先垂范,虚心纳谏,听取差别意见,要求记事官脚踏实地,不为王者隐、不为尊者隐;举行司法革新,破除部门酷刑,秉公执法,强调“法不阿贵”,仕宦犯罪与民同罪。宇文泰内兄在秦州刺史任上,目无王法,为害州县,宇文泰绝不宽宥,依律正法;上将军郑伟生性暴虐,冒犯刑律被革职。为加速汉化、封建化进程,向黎民和仕宦贯注儒家思想,在京师长安创办国子学,拜儒学大师卢诞为国子祭酒,造就具有儒家思想的人士。实行府兵制,将散沙一团的处所武装改造成中央统一批示的军事气力。到西魏恭帝三年(556年)宇文泰归天之时,汉人、鲜卑人根基能做到调和相处,西魏呈现了风气敦朴,仓廪充盈,黎民殷实,国富兵强的场面。十一月庚子,高欢回师晋阳。宇文泰获得高欢病重的动静,派细作进入东魏,散布谣言。为安宁众心,高欢支撑着召见亲信将佐,命上将斛律金唱《敕勒歌》。斛律金拔剑而起,边歌边舞:“敕勒川,阴山下。天似穹庐,笼盖四野。天苍苍,野茫茫,风吹草低见牛羊。”高欢沉醉在《敕勒歌》的旋律里,伴着歌声,他回到了魂牵梦萦的大草原,想起了开创基业的筚路篮缕、辗转艰辛,想起了危机潜伏的东魏政权。出格是谁人与本身一块起事的“好兄弟”侯景,已今是昨非。他拥兵自重,外饰恭顺,内藏祸心,万一本身撒手西去,将无人驾御。高欢击节唱和,声音悲惨悽惋,众将涕泪并流。第二年(547年)正月月朔,日食。高欢沉疴难愈,对身边的人说:“日食因我而至吗?天命如此,我死何怨!”当天,高欢在晋阳归天,享年52岁。东魏武定五年(547年)侯景举河南6州叛降西魏,这就是中国汗青上危害惨烈、长达6年的侯景之乱。3年后,即东魏武定八年(550 年),高欢次子高洋废东魏天子,在邺城即位,成立北齐。又过了27年,即北周建德六年(577年,北齐幼主承光元年)正月,宇文泰第四子宇文邕(北周武帝),率军攻占邺城,北齐死亡。高欢子孙被押解长安正法,暴尸荒野。

(作者为河北作家协会会员)

[ 编辑:admin ]

  • 移动版

  • 数字报

  • 精品汇

  • 相亲会

  • 新浪官博

  • 腾讯官博

  • 晚报微信

  • 晚报微视
网络调查简介  |  公司简介  |  报纸广告  |  网络广告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招聘信息  |  晚报发行
网络调查   版权所有  经营性网站备案号:1111111111号  公网安备 11111111号 
地址: 楼  晚报电话:22222222222     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 网证 字3333333号